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人人书楼出版:属灵书系列 > 神学丛书 > 神与人之间

浏览历史

神与人之间

神与人之间

prev next

  • 商品货号:MB00477
    商品库存: 995
  • 商品品牌:唐崇荣牧师著作
    商品重量:500克
  • 上架时间:2018-01-27
    商品点击数:119
  • 本店售价:RM18.00
    注册用户:RM18.00
    用户评价: comment rank 5
  • 商品总价:
  • 购买数量:

商品描述:

商品属性



内容:


 

从亘古以来, 人就不断在寻索生命的奥秘,人生的意义,神的存在, 人的本质等问题。这些问题归根究底,就集中在一一神与人之间的关系一一这个焦点上。



目录:


- 神与人之间


神的属性


人的本位


信心的内涵


信心的本质与意义


信心的对象与操练


基督徒的事奉


事奉的动机


圣灵的引导


信仰与生活


各各他的三个十字架


他为我们死

- *问题解答



试读:


神与人之间



  经文:创世纪第一章廿六、廿七节; 创世纪第二章六、七节


  在此要和大家思想一个根本而又非常重要的问题,就是-人是神的「代表作」。神创造万物的方法可信吗?在这科学愈来愈昌明的时代里,许多自以为有智慧的人,都纷纷放弃了这样的信仰。圣经上告诉我们,亚伯拉罕是信心之父,他因信称义乃在割礼和十诫律法之前。他对神的信心究竟是怎样呢?罗马书第四章指出:他所信的是「使无变有的神」,是「叫死人复活的神」,这两句话已概略归纳出亚伯拉罕对神的信心。


  亚伯拉罕所相信的神有两大工作,第一,他相信神的创造。所谓「创造」是「从无变为有」。第二,他所信的神是「救赎的神」。救赎,能使人从死里复活。这是神所作最重要而又与人有关的两大工作。此外,我们要透过神的第三大工作,即是「启示之工」,才能了解前两样工作。创造、救赎、启示,是神的三大工作。这三大工作都是由三位一体的神完成的,就是圣父创造,圣子救赎,圣灵启示。但这并不是说圣子就没有份于创造之工,或启示之工,也不是说圣父没有份于救赎和启示之工,圣灵没有份于创造和救赎之工,而且三位一体的神「一同」作工。


  当圣灵说明亚伯拉罕的信心时,他把第一和第二的工作顺序颠倒,罗书第四章里明载「亚伯拉罕所信的神是使人复活,使无变为有的神、」,可见信仰的中心,不是创造;信仰的中心是基督并他钉十字架。基督徒的信仰中心是耶稣基督救赎我们,为我们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件事实所包含的超乎历史价值。因此之故,亚伯拉罕的信仰,是信一位使人复活,使无变为有的神。


  首先我们要来思想神创造的奇妙。刘创造了宇宙万物这句话不合科学吗?不,再没有别的话比这一句话更合科学了。神创造万有,若不是神创造这一切,这一切就不存在。基督徒相信时间,空间都是神创造的,神再把万物置于这两个范畴中。中国人所谓的「宇宙」:「上下左右谓之宇,古往今来谓之宙」-就是时间加上空间,亦即科学家,哲学家自古以来所思考的看得见面的世界。


  有些人会问:「神从那里来?」「神是何时有的?这句话是不合逻辑的是倒因为果,倒果为因的。神若是从那里来,那么表示在人的思想中,一定先有「那里」,然后神才从「那里」来。也就是说「那里」又从那里来呢?如此追问下去,永远也解答不了。神是自有永有的,他是万遥遥创造者。因此基督徒的信仰并非违背理性,而是超乎理性的。理性无法,也没有资格完全了解关乎神创造的奥秘。


  神说:「我是阿拉法,我是俄梅戛;我是首先的,我是末后的。」神是存在的基本存在;神是产生一切存在的存在。一切的存在是根据神。而神的存在是根据他自己。所以当摩西问神:「你是谁?」神说:「我是自有永有的」,在这个自有永有- Iam that Iam-的思想里,才能产生其他的实有,这是全本圣经最重要的信仰基础,也就是对神的信仰。


  希伯来书第十一章第三节指出「看得见的是从看不见的而来」。神是看不见的,而看得见的物质是从看不见的神而来。这是基督徒对创造的信仰。创造是「从没有到有」,「从看不见的到看得见的」,这就是神的创造。神若创造一切,神的本身就不是一切,人也无法从一切里看见神的本身。如果我造一双笔,我就不可能是一双笔。造与被造之间,有很大很大的距离;造者与被造者亦不能相提并论,因为造者是凌驾在被造者之上。


  所以我们相信神是看不见的。看得见的神不是神;看不见的刘才是神。如果神创造物质,而他也是物质,那就产生一个问题:「物质怎能创造物质呢?」所以神是创造者,而非被造者。


  神创造万有之后,才创造人,人被造是在万物之后。人与世界的关系,从圣经创造的秩序是先有自然,后有人;这秩序里隐藏了一件奥秘-人比自然重要。人的地位高过世界的地位,高过自然的地位,高过物质的地位。圣经又告诉我们,神造人时,把人造于灵与物之间,上帝造了灵界,再造物界,以后造人,人是最后被造,人在世界中间,估在中心的地位。在孩子出生前,为人父母的,是先为他预备所需用的衣物,床等,还是等他生下来,量好身长再添购呢?当然是在孩子未出生之前,就已为他准备好一切,同样的,神也是为人预备了一切之后,再把人放在他所预备好的自然界中。当人被造时,人有看得见的身体,人也有看不见的灵性。因此,人可以思想其地位,被造的价值与目的何在。也因此,人落人矛盾和限制里;理想、雄心和愿望永为肉体的需要所牵制。


  而圣经清楚告诉我们,神将人造在灵与物之中,为的是要人过一种信靠神的生活。当人在受限制的生活里,用信心突破他的极限,进到超限制的境界时,他就与神发生了关联,这是信心的价值,亦是信心的本质。创世记第二章记载着: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,「地上的尘土」不是寓意,象征,神实在是用泥土造人。人是泥土造的,所以身体各部由于泥土相同的成份,如钾、氧、氮、铁等元素;因为人是泥土造的所以到今天,神还利用泥上创造万物供养人肉身的需要,因为人是泥土造的,所以最后人会死去了,装在棺材中,埋葬在泥土里,过几年,打开棺木,就可以发现只剩「黄土一杯,白骨一堆」。


  人是泥土造的,而神接着说:「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,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。」(这里的「我们」乃是指三位一体的神,自我之间的研讨,商榷。圣父、圣子、圣灵三位一体的自我称呼,就是用「我们」)这句话所透露的人神关系是:被像者是主体,人是客体。这句话,把人的地位提高到最高的可能性里,亦将人提高到最尊贵最荣耀的价值里-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。


  请问今天的人类像不像神?今天这个混乱的世界又像什么?随着文明昌盛,科学精进,人逐渐狂妄自大,忽略了人的本质和地位。当人问我说;「你像不像你的孩子?」我一定会反驳他说:「你这人说话怎么如此颠三倒四,我的孩子像我,怎能说我像孩子呢?」应该说孩子像父母,不能说父母像孩子。同样的,人应该像神才对,神是主体,人是客体。人像神,神被人像,所以神不应当像人,像人的神是假神。但是当人犯罪后,人对创造者之本质认识模糊,便意想出一个「像人的神。」人固然像神,但人与神的本质并不同。人有物质和灵,神则是灵,没有物质,因此人无法想像神的形像,所以就按着自己的形像,造出一个像人的神,此即所谓「被造的被像」。「创造的被像」,「被造的像」与「被造的被象」是不同的,前者指神,其次指人,后者是指人造的假神。被造的象要造他的创造者,结果造出一个「被造的被像」,这个「被造的被像」像「被造的像」,结果像人不像神。于是就产生了一个结论真神造人,假神人造;真人像神,假神像人。


  人为自己造神,所造的神是怎样的神呢?圣经记载:泥塑木雕的神根本不是神。而人竟愚蠢到这个地步,拜自己手所造的。人所造的神可分为下列几种:


  第一种是偶像,是「过江自身难保」泥塑木雕的神。

  第二种是把历史上的伟人当做神崇拜。

  第三种是相信有神的存在,但用自己的理性来相信,他先假设他的思想有资格想出一位神来,这样的神乃隶属在他的思想范畴内,这种人觉的:"如果神存在,他应当是这样,才和我的意思。"但是人所想的通的神,是发自理性的神,而理性是神造的,神不可能是理性的产物。


  这三种情况所产生的神是"它"而不是"你"人不与神交谈或发生关系,却在此讨论他,这对他是一种莫大的侮辱。如果今天我们讨论一个人,他就站在我们身旁,但我们根本无视于他的存在而东猜西测,甚至怀疑他是否已死了,结果这人必然忍无可忍,大声呵斥我们说:"住口不许胡说,我在这里,"同样的,我们人在世界上胡乱猜测神、谈论神、批评神,对神也是一种莫大的侮辱。神说:"我在这里。"神是说话的神,问题是我们如何知道神是说话的神,我们并没有听见他说话的声音。当我们在此聚会,空中除我们的声音,还有许多不同的声音在这空中回荡,只因这些声音超过了听觉所能接受的频率,所以我们听不见。神的声音亦是如此。


  神说:「照我们的形像样式造人。」「形像」是指神将他的心意,最高的理想,在创造中表达出来。所以,人是神的「代表作」。当人创作时,也会把他最深的心意表露无遗,无论艺术,文学的作品,我们都都可从中发现「作者的形像」。米开朗琪罗的人物绘画,几乎没有一点笑容,因为绘画者本身是痛苦的,所以表现在画布上的人物是奋发,有意志,有毅力,却没有笑容。而拉斐尔的作品里,却充满圣洁,慈爱,温柔......没有沾染世俗的属天的性情;达芬奇画的人物则都有笑容,但均为未露出牙齿的笑容,在笑容里隐藏了奥秘,智慧,高深的思想,表达作者对文艺复运动的盼望和人的自信。绘画如此,建筑,文学,音乐......无不亦然。每一位伟大的创作者,都将灵魂最深沉最高贵的形像投射到他的作品中。


  任何一位作家,当他的创作达到最颠峰的,几乎都会对自己说:「我要把亲身的体验,感受,理想,投射在我的作品里,成为我的代表作。」由贝多芬的九大交响曲,我们可以听出作者磅礴澎湃的性灵,与命运奋斗的精神,在音符的跳跃中震颤;而莫札特的音乐则如跳跃的羚羊,轻灵,柔美,纯净。布拉姆斯的音乐,则充满哲理与慎密的结构;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则流露情欲与理想交战的混乱。


  神的代表作是什么?神说:「我们要按着我们的样式,照着我们的形像造人」,在创世纪一章廿七节里只说「他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」,而未提样式。全部圣经从此少提样式,多提形像;因为形像比较注重本质,样式则较注重效法的责任。所以,直到耶稣基督亲自降到人间时,他说:「我心里柔和谦卑,你们当负我的轭,学我的样式」,我们有神的形像,更应当效法耶稣基督的样式。请问你今天像谁?你是人,是神按自己的形像,样式造的,你可曾说:「主啊!我愿像你!」

 
商品属性
[作者] 唐崇荣
[出版社] 人人书楼出版社
[图书书号/ISBN] MB00477
[出版日期] 1999年6月
[图书页数] 210
[图书装订] 平装
[图书规格] 14.8cm X 21cm
[所属分类] 神学丛书

商品标签

购买过此商品的人还购买过

购买记录(近期成交数量0)

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
总计 0 个记录,共 1 页。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

用户评论(共0条评论)

  •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总计 0 个记录,共 1 页。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E-mail:
评价等级: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 captcha